犹未解明

满庭芳

#亳州下雨,写篇垃圾话应景。

    苏北值梅雨,近一个月来都没个好天气,眼瞅着将要放晴了,还没等人抱着快要发霉的衣被欢欢喜喜晾出去呢,檐瓦又开始沥沥拉拉往下滴水。
    这一个月雨水不停,把树都淘洗成了草色,轻泛得如同烟云一般,总是摇摆着飘散过女儿家。

    君两家的书潮了,柴火也湿了,小院里没一块干地方。远望过去,可以看见他折腾半天方才冒出来的白烟,熏得满院子都是。
    好在他栽的花大多是喜水的,若是一院花都沤了根,怕是这秀才要气得上了吊。

  ...

基础写作课堂练习 一 : 鹤鸣柳

#二十分钟习作
鹤鸣柳

    不知为何,街头卖烧饼的柳九总是在清明这几天收了摊子。
    人家都觉着奇怪,清明不就扫墓游春吃柳条烧饼么,你这天不出生意,不就好比那大晴天出来卖伞,轴嘛。
    有好事的家伙跑到他家敲门,吆唤他出来卖烧饼,也不见人,便有人嚼舌根,这柳九,八成是家里人故去的多,祭拜去了。

    话说柳九此人,在临安是孤身一人无亲无故,旁人问他祖籍,也都被打哈哈搪塞过去了。有人说,这柳九原是懂些笔墨的,上次去他家里头付赊借的钱款,曾见着他写些东西。亦有人猜测,...

金翠尾

看完了大唐孔雀,没看完薛涛。
而行杂飞花的旧唐,已经在《源氏千年物语》的歌声里留下了永恒的辙印。
长安的朱阙长明,边驿的狼烟未平。
是的,唐史并不如烟。

她还是那个眉州梧桐小院里的少女,西川节度使幕府中豢养的孔雀,浣花溪上的校书,沦陷东川的女人,远赴江陵的行人,碧鸡坊内的道姑。
芙蓉空老蜀江花。
一千三百多年好像并没构成什么障碍,她依然夜立清江。
西府的海棠如帷,溪边的纸坊还在印笺。万里桥头,卖物什的小铺子林立如昔,天朗气清。

光源氏和他的女人们的情爱谴绻带来了后人爱惜的字句。
这些字句被雕镂捏塑,穿插成了美丽的歌谣。
而今,歌谣万千于我,字字句句点染的都是薛洪度之生平。琅玕碧瑰。
旧梦沉沉。
校书,此行且去...

练笔(二)

 
    宋小薇是一个吸猫少女。
    她的相册、空间、微博、微信......里面统统都是喵星人的身影,甚至就连表情包都是这些小妖怪的脸。
    真好啊。一边云养猫一边露出痴汉一样满足表情的宋小薇乐呵着。每天吸猫一大口,活到九十九。
    身边的人经常吐槽她,“你的空间就跟个萌宠营销号一样,只要看见是你的消息,得,肯定又是一大串猫。”
    宋小薇也不解释什么,依然开开心心地撸着学校里的猫,背着小猫图案的书包,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小鱼干。...

练笔(一)

#写手之路对于我这种弱鸡来说有点难,所以每日练笔写写看,实在很辣鸡求别骂的太惨  mua

    罗小缺觉得自己脑中空空,手心有点冒汗。
    在二十分钟之内写下一个睡前故事,这是他成为写手之前为自己设定的一个必要挑战。
    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
    他惊恐地发现,自己竟然不知道如何起笔。
    脑子里面那么多超凡脱俗只是还没有动笔的脑洞故事,竟然都一一蒸发殆尽了。
    罗小缺心急如焚地瞅了一眼时钟...

祈个福

我家的宝贝阳阳明天要考四级,这是他第三次考了。
如果再不过,他就要大三了。
他今天晚上一直很低落,因为感觉自己考不过。我好心疼,想干死这该死的四六级,可是不行。
想为他祈个福。
每一个看见的人啊,谢谢你们。
你们看见之后,心里一句:“加油,可以考过的。”都能保佑他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。

感谢所有人。

《浮生六记》妄情

     我读《我们》,配《Glassy sky》听。
     读《三体》,配《Cacoon》听。
     读《灿烂千阳》,配《ブラ一チヤ》听。
     读《浮生六记》,配《隐》听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年大除,雪后极寒。献岁发春,无贺年之扰。日惟燃纸炮、放纸鸢、扎纸灯以为乐。既而风传花信,雨濯春尘。琢堂诸姬携其少女幼子顺川流而下。敦夫乃重整行装,合帮而走。由樊城登陆,直赴潼关...

食货志

打出的嗝是综餐一楼粗粮面味的。
然后面夫子的包子真的很好吃。
为了食物穿越祖国大江南北的热血无可阻挡。

是红酸汤里的笋片,过桥米线里的冬菇,关东煮里的昆布,冬阴功汤里的蔬菜,螺蛳粉里的酸豆角。
是春日的初鲣,章鱼小丸子上的木鱼花,椒盐的秋刀鱼,与香椿同炒的嫩蛋花,清补凉里的一勺蜜红豆,初夏盐渍的樱花。
是红油淋上小面,瑶柱放进白粥,橄榄菜遇上馒头。
沙沙的西瓜打成汁儿,甜虾铺上冰块儿,腌陈皮儿入口清嚼。
草莓蘸炼乳,与酸奶铺上消化饼干末同吃。
红丝绒。布朗尼。威士忌。

蚬贝汤补肝,枸杞茶明目,再熬锅糯米红枣汤补气血。
食色性也,等你与我一同吃遍天下苍生。
掏个鸟蛋拔点蕨菜边烤边煮汤,听春山一路,鸟空啼。

四月二十五浊鬼

浊世为鬼,因而在污浊之处,独行者速,能干了身上的污泥。然后加以燃烧。
我们是浊世的鬼,也能成为浊世里的光明。
哪怕我们的灵魂也已经污浊,在燃烧时哀号,更被众鬼围观诘笑。

我有苦楝

我有苦楝,可是我仍是没法。
你终是要死的。
幸好我也是。

1 / 3

© 二道白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